当前位置: 校庆首页 / 川美多少事 / 正文
川美多少事
说说“老板凳”
发布时间:2020-11-30   作者:明可   浏览:

作者简介:明可,重庆人,四川美术学院88级中国画专业。毕业后进入《西藏旅游》杂志社,历任摄影记者、首席摄影、视觉总监、副总编辑。后在北京参与创办《西藏人文地理》杂志,任执行主编。2010年在成都传媒集团旗下《国家历史》(后更名《看历史》)杂志任副主编。现为自由艺术家,工作居住于重庆。


在重庆有一个江湖言子叫“老板凳”,并不是指人们坐的那种板凳,而是说有一种人,年轻的时候在江湖上操社会,后来年纪大了操不动了,大家就叫他“老板凳”。这其实和北京人口中的“老炮儿”是一回事。

我上的大学四川美术学院位于重庆城乡结合部一个叫黄桷坪的地界上,这里是一个老旧的街区,街上充斥着人间烟火,三教九流都混迹其中。那时的交通茶馆还不是现在的网红打卡地,是属于我们这些生活在黄桷坪所有人的“龙门客栈”。

在我们属于“黄桷坪人”的那个年代,张晓刚老师他们那代艺术家喜欢把自己诗意地称为“老哥萨克”,把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喊叫“小狼羔”。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小狼羔”们也慢慢“老”了起来,“小狼羔”不可能改叫“老狼羔”吧,怎么听怎么别扭。所以,他们很“黄桷坪”地把自己称作“老板凳”。

近几年,随着我自己也慢慢开始进入了“老板凳”行列,每天照照镜子,强行让自己对“老板凳”这个江湖词语有了一些体会。

经常看到当年的“小狼羔”们,顶着半白的头发,气宇轩昂地在朋友圈晒着他们的酷照,我就觉得应该把他们现在的形象画下来,然后放到作品中去。因为他们曾经是一个个激情浪漫的少年,他们是最能代表川美的“黄桷坪的老板凳”。

等到我终于鼓起勇气,使出了我的“洪荒之力”,用当年艺考时还残存在手上的些末素描技术开始画这些“老超哥”时才发现:这些“老板凳”真心不好画,他们不仅有皱纹、肉还多,好几个脸上的肉都长得看不出明显的结构了,并且他们以前都是绘画好手,要求高得很,画不好肯定是要挨“绝”(重庆话“骂”的意思)滴。

有人说:“一千个读者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老板凳”们却不这么认为。这些现在是或曾经是“被艺术搞”的人,心中都有最完美的自己,他们希望的是:一千个读者眼里只有一个他自认为最完美的自己!

 

“老板凳”系列手记如下——

曹宇从读书时候就和我是好朋友,后来他投身演艺圈,跑过龙套,做过男主。现在他专注舞台美术,大有号称川渝第一美指的“架势”。


赵老师才华横溢,手上功夫了得,尤其“棒棒”画得好。我们都想喊他“人民艺术家”,结果后来发现徐悲鸿才是人民艺术家,就只好做罢了。赵老师出生在小河帮川菜的策源之地,可能从小就吃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所以嘴巴特别“挑”,当然他自己弄菜也是非常好吃的。现在他在川美油画系教书,他教过的学生应该是会感到幸福的。


 

李劲松现在是职业艺术家,他喜欢写诗,因为他一直有点胖胖的,所以读书的时候同学们就喊他“肉诗人”,但他还是很大气的,一点都不生气。我在画他的头像的时候,始终画不好他脸上的肥肉,愤怒地给他发微信:“你娃太肥了,好难画,你娃肯定有脂肪肝!”他平静地给我回了一条:我本来没有那么胖的,你用了夸张的手法,不过,我尊重你的创作……


 

余裹脚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喜欢踢足球,不晓得是不是踢足球踢得有点臭的原因,被大家喊成了“裹脚”。他现在成都做景观设计,每天在朋友圈晒他画的小水彩。


 

谢妖哥是学版画出身的,但这不妨碍他成为成都设计圈的大咖,虽然脸上已经开始有色素沉淀了,但爱逛商场、爱买新衣服的习惯一直都还保留着。


 

阿文是个藏族人。没有认识他前,听说隔壁寝室住了一个藏族,我还有点怕他。后来,见他在操场上表演骑自行车时居然自己把腿摔断了,我就不怎么怕他了。再后来,我和他很熟了,经常混在一起,才发现这个人其实只是一只来自草原深处的纸老虎。现在,阿文老了,完全一副老藏民的样子,给他穿上藏袍、骑上马,放到若尔盖草原上,肯定马上就溶化进去了。但我想,他应该还是一只纸老虎,只是这张纸有点旧了而已。


 

钟强从当考生开始就很“跳”,随时在校园里头“录人”,他个头不高,所以人称“小打滚”。现在年纪大了,也不到处“录人”了,每天笑眯眯的,打扮也偏中性化。我本来就是想把他画中性一些,但是奈何手艺有限,把他脸上的皱纹和赘肉一画,中性的感觉就没有了……


 

张四狗又叫张四娃,他这个名字从著名的中江一直到重庆,后来到德阳、成都。他悄悄给我说,他觉得听见人叫他“四狗”他就觉得嘿们亲切。所以我们现在都爱称他为“狗狗”或“狗儿”,他以“特别会耍赖”而蜚声圈内外。


 

海军的年龄其实只能算“中板凳”,但是他随时都很“嗨”的样子又让人忍不住想画一下他,只不过,实在对不起,我把他画忧郁了,自罚三杯。


 

大维现在定居在日不落帝国,为什么叫他“民族英雄”,相信大家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他每天除了画画,就是给他美丽的混血女儿做菜,菜好不好吃不知道,盘是摆得真好。至于其他时间他是怎么去“为国争光”的,这得要问他了……


 

这位已经是四川美术出版社的资深编辑了,好像还是成都美协的副主席。虽然官方那么多头衔了,他还是喜欢“长发及腰”,并且每天流连在成都各个方向的老茶馆中。看他坐在成都茶馆的竹椅子上写写画画,身上除了皮就是骨头,黑中带白的头发不止“及腰”,还扎了个马尾,真想再帮他立一个画有八卦的布幡在那里,活脱脱一位“道长”。凭他这扮相,算命应该比当编辑还有前途些吧!


 

2000年左右,重庆流行驴行,驴友圈凭空出现一个著名的“东瓜哥”,就是他。东瓜哥是一个严肃的人,也是一个风趣的人,总之,他是一个好人。东瓜哥是个诗人,读书时伙同几个同学一起建立了川美第一个诗社,后来出版过个人的诗集。东瓜哥还是一个认真的人,遇事情着急了就会满脑袋大汗,写诗写不出来的时候也是满脑袋大汗。


 

鄢导叫鄢雨,他和李一凡合拍了部纪录片《淹没》拿了好多奖,从此走上了纪录片的不归路。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他住我隔壁小区,经常一起约约饭,吃吃酒。鄢导不是我们的同学,但是他却是常年漂荡在黄桷坪的人。


 

四陪哥现在老帅老帅的,以前读书时候是真帅,校足球队主力中后卫,估计当年迷倒了好多美少女。现时,他在丽江开了一家网红客栈“无白”,只要你去他的客栈,他会对你“四陪”到底,哈哈哈哈。


 

虎儿在黄桷坪很出名,很多人都认识他,虽然现在长得肥了,但是如果要选“黄桷坪先生”的话,很多人还是会投他一票的。


 

他们对我画的他们的头像,都很不满意,说他们没有那么丑。我就只有自己画自己了。画完了,那些老板凳看见了又说:你把我们画得狰狞,把自己画得那么的温情。我也没法呀,只有这个技术啊!


 

主编:王林  冯大庆

编辑:贾安东  余晖  袁月


关闭

BG大游国际集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