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庆首页 / 口述历史 / 正文
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 | ①龙实
发布时间:2020-10-19   作者:李苗利   浏览:

 

编者按:在四川美术学院八十年办学的历史长河中,一代又一代川美人的辛勤耕耘与无私奉献铸就了川美八十年的辉煌与荣光!我们有幸专访到20位历史讲述人,他们是川美某一历史时期的重要亲历者和见证者。10位历任正职校领导深情回顾学校改革发展过程中的重大决策,娓娓讲述重大历史事件;10位国务院津贴专家回顾专业学科发展历史,笑谈学校趣闻轶事,分享代表作的创作心路历程和创作故事。在川美80周年校庆之际,让我们一起来品味他们的精彩讲述,追忆历史、展望未来。

龙实生平:

龙实(1918—2016年),广东高州人。擅长雕塑、水彩画、美术教育。在国难当头抗日烽火的1937年投笔从戎,奔赴延安。1938年入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193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八路军115师挺进山东,开辟山东抗日根据地。战争年代,龙实同志历任115师政治部干事、《战士报》记者、“战士剧社”书记、《山东画报》主编、《华东画报》主编。1949年以后,龙实同志相继担任上海市军管会美术室副主任,重庆市沙坪坝区区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沙坪坝区区委代书记,重庆市作协秘书长、市文联党组书记。1980年调入四川美术学院任党委副书记、副院长、院长,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委员。1986年1月离职休养。

龙实讲述:

我1980年初到的美院,到1983年的秋天就离开了,时间很短,但是遇到的大事还不少,为了节省时间我只集中着重讲一件大事,那就是1977、78年的油画学科成就。打倒“四人帮”以后,社会上展览举行得不少,也有成立组织的,比如野草会啊什么的,川美也觉得应该抓一下创作了,当然过去美院也有这个传统,边教边练习,时不我待,要早点抓这个创作问题。

那时我们有这个传统,边教就边练习创作,我们几个系都在抓创作,都出了很多成绩,都有好的作品问世,但我特别讲油画的,因为油画成就比较突出。记得大概是1981年左右吧,我们有意识地发动大家创作,那个年代怕出差错,当时有些规定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妨碍创作,所以我们决定不做细节的审查,你爱怎么画就怎么画,爱画什么就画什么。特别是四人帮打倒后,川美抓住时机大搞创作,我们开过几次座谈会,在成都、重庆都举办过几次展览,那时不仅展出油画,也展出其他系的作品。当时还不叫油画系,叫绘画系的油画组,绘画系包括国画、油画、版画。那时候学校规模小,好像就三个系。因为油画组成绩比较突出,我们就考虑,能不能走出四川,甚至走出国门,显显身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交流交流、见识见识,这个意见大家都很赞成。

所以当时我们就大胆组织作品到首都北京去展览,但是展览效果既可能好又可能坏,我们当时估计坏不到哪儿去,但最怕就是冷场,于是我们印了好多套参展作品画册去做宣传工作,我们给艺术界的朋友看这套画册行不行,他们都赞不绝口,说好得很,我们就提出,希望他们帮我们宣传动员。通过美术界很多朋友的广泛宣传和动员,中央美院、解放军艺术学院都表示要来观展,并且到最后动员了上千人。展览开幕第一天,人满为患,现场非常热闹,展览馆负责人说从来没有过这么红火的展览,可见是你们的作品感人。我为了观察效果,发现有些观众不止来一次,而是天天来,而且外国人也不少,苏联大使馆就有两个官员来参观了很多次,所以来的人都是内行,都是来研究来学习的,而不是来看热闹的,我问苏联大使馆的两位官员观感怎么样,他们用普通话回答说,了不起了不起!他们说,我们知道中国的油画发展比较晚,你们能有这样的成绩真是了不起啊!

这个展览了展出六七天,每天都是从早到晚都保持了很高的热度,可见还是吸引人,我们的成就得到了肯定,展览结束后,由中国美协组织召开了座谈会,当时美协的副主席来牵头召集,他把这个座谈会选在中央美院的一个大教室来召开,可是来的人太多,大教室根本装不下,收到请帖的来了,没有收到请帖的来得更多,整个教室被挤得满满当当,地上、窗户边上都坐满了人。

我在会上做开场白的时候讲到,我们学校在四川,很偏僻,也比较闭塞,我们画得怎么样我们自己都缺乏自信,所以特别走出来,来到首都办展,目的就是想来看看反应,同时希望首都美术界的同仁能够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以改进工作。与会专家说,看你们的作品就知道你们一直在潮流之中,而非潮流之外。专家们在座谈会上发言非常积极,大家都抢着发言,其中一位当时很有名的油画教授也是我原来鲁艺的同学(会议有意安排他发言,因为他是油画领域的泰斗),他在发言中讲到,说实话,在基本功方面,我们可能比你们强,但是我们的学生绝对画不出你们的作品,你们是怎么想到发动学生来做创作的?因为过去创作和教学是分家的,教学只教基本功,创作是毕业以后的事情,很多院校都是这个老传统。我们就跟他交流,说我们川美一直注重教学与创作相结合,边教边做。他说,基本功确实我比你们强一筹,但是创作这个方面我们要向你们学习。会后我们聊天时他说,我的孙女还在读高中,毕业以后我一定让她读四川美院!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心话,也很感动。

我们开完会回来不久,就接到文化部的通知,要开一个全国的教师经验交流座谈会,要我们川美来组织这个会议,就在四川美院开,全国八大美院都会派人出席,还有很多全国知名的美术理论家、绘画界知名人士都要出席,最后到会大概一百多人。这个座谈会开了一周多时间,这也是文化部有意要表扬川美,要求各大院校向川美学习,所以由川美来牵头办会,当时全国美协的主席、副主席都来了,他们亲自带队来参加座谈会,可见很重视。文化部很重视,美协也很重视,这是我们川美的荣耀。

通过这次座谈会,四川美院从此名声大震,不仅在八大美术学院名列前茅了,而且在全国美术界都知名了。当时的成功,与我们学校提倡创作自由分不开,创作上的自由是很重要的,不能封闭创作,虽然一开始我们有点放不开,但后来我们思想开通了、开明了,也就出人才、出作品了。当时提“自由”两个字是谈虎色变,但是我们还是大胆提倡了创作自由,并且至今都还保持着自由创作这一优良传统。

“口述历史”工作组:

指导:黄政 庞茂琨

统筹:左益 钟正武 贾安东 余晖

制片&文字:李苗利

摄影:杨勇

摄像:户月聪 高勇 李文兵 杨金良

后期制作:杨金良 陈源

关闭

BG大游国际集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